点击关闭

成长长期-曹名长的投资风格偏向于格雷厄姆式的价值投资

金瀚恋情疑曝光

在他看來,格雷厄姆式的價值投資風格更易適應當前國內資本市場的整體投資環境。「作為一個典型的成熟市場,美國市場的波動很小,在大部分時間里只能用十塊錢的股價買十塊錢價值的公司,在這種情況下,更重要的是關注未來哪家公司能夠創造更高的價值。而中國市場的波動比美國市場大得多,更容易出現非理性的上漲與下跌,所以我們有更多機會找到性價比好的公司,進行左側交易。」

與此同時,團隊研究力量的提升也增強了曹名長對估值的容忍度,讓他對公司未來的成長性更有把握。「我們會繼續加大對公司的研究深度,通過系統化、流程化、基於基本面的研究,找到那些資質較好、股價也不太貴的標的,並長期持有。」曹名長表示,在優化投資策略的同時,他長期堅持的投資理念和風格、左側交易原則,以及相對高倉位運作原則不會改變。

價值投資可謂千人千面,根據不同風格特徵,價值投資大師們的風格差別很大,巴菲特、芒格、格雷厄姆和費雪就各有擅長。在海外市場,股票「價值策略」又可以分為大盤價值、中盤價值、價值聚焦、高股息等不同類別,並在不同的市場中發揮優勢。曹名長的投資風格偏向于格雷厄姆式的價值投資,他對價值投資中的「價格」有着更為嚴格的要求,力求買到最具性價比的公司。

放寬對好公司的估值要求眾所周知,巴菲特的投資方式主要來源於格雷厄姆和費雪,巴菲特將格雷厄姆對低估值的追求以及費雪對成長性的追求有機結合,最終形成了自己鮮明的價值投資風格。而在低估值與成長性之間,曹名長也在不斷探索取捨之道,以實現操作策略的優化。「以前對買入價格有很高的要求,但是現在,我也在對自己的投資方式反覆琢磨,可以考慮逐步放寬對真正好公司的估值要求。」曹名長說。

評價個股看質地和槓桿率今年宏觀經濟不確定性較多,國內經濟存在下行壓力,在黑天鵝頻出、白馬股不斷「暴雷」的市場環境中,曹名長認為選擇標的主要看兩點:質地和槓桿率。他分析,所謂的系統性風險其實沒那麼可怕,在經濟沒有完全崩壞的環境下,質地和槓桿率兩大要素基本可以決定一個企業是否能夠保持持續的經營狀態。「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能力圈,有其熟悉的、擅長的領域,所以就是要找具有護城河,能夠在同類企業中佔據龍頭地位並且具備良好現金流的企業。同時,企業的槓桿率也不能太高。」

談到看好的板塊和行業,曹名長表示,長期來看好公司主要集中在消費、金融、TMT和醫藥等領域。在當下的估值環境下,他更偏愛消費行業里的可選消費板塊,以及醫藥和金融板塊。此外,過去幾年消費品行業估值大幅提升,目前的估值水平處於「合理偏上」,對於業績增長穩健的公司,依然存在成長空間。

「因為A股市場的投資偏好出現了很大的變化。」曹名長表示,以往的市場經常同漲同跌,甚至有時候會出現小公司、差公司漲得比大公司、好公司更多的情況。而現在市場的分化越來越明顯,一個行業板塊在上漲時,好公司往往漲得更多;而下跌時,差公司往往跌得更多。在這樣的市場環境下,即便是股價略有上漲,只要所選的是真正的好公司,以略高的價格買入並長期持有也未嘗不可。作為專業投資者,需要順應A股市場的長期變化趨勢,順勢而為。

低估值價值投資更注重所投公司的性價比,例如格雷厄姆,當公司股價經歷上漲後偏高時,就會選擇賣出,另外尋找具有更大折扣的標的進行「潛伏」。在這種投資模式下,基金經理會不停地去找更有性價比的股票。曹名長屬於這一類價值投資者。

在A股市場上,信奉價值投資理念的人很多,但真正身體力行、知行合一地嚴格遵循原則並且被市場認可的屈指可數,中歐基金資深基金經理曹名長是其中之一。

「格雷厄姆式」的價值投資者從業二十多年,曹名長始終保持其一貫的價值投資風格。他告訴記者,價值投資可以概括地分為兩大類,一類是聚焦于質地的成長型價值投資,另一類則是聚焦估值的低估值價值投資。相比而言,成長型價值投資的換手率更低。「巴菲特和芒格就是用這種合理的價錢,去買具有護城河、會長期成長的優質標的,並一直持有。」曹名長說。

針對上半年投資者聚焦核心資產的現象,曹名長分析,「聚焦」是市場各類投資者在不確定的宏觀經濟環境下,評估股票風險收益后的集體選擇。分析這些被聚焦的核心資產可以發現,這些公司從短期業績、長期競爭壁壘和成長空間來看仍處在合理範圍內,因此市場不必過於擔心。

今日关键词:中国影史票房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