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多多2017年的收入为18亿元-中国槟榔网
点击关闭

经纪公司-房多多2017年的收入为18亿元

国庆四胞胎名字

基於SaaS解決方案搭建交易服務平台

招股書顯示,嘉御基金創始合伙人兼董事長、前阿里巴巴B2B總裁衛哲擔任房多多的獨立董事,他近年來一直與房多多深度探索產業互聯網對垂直行業的服務模式。同時,中石化及萬科集團的獨立董事吳嘉寧自2018年10月起擔任公司的獨立董事,他曾是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的合伙人和副主席。另外,阿里巴巴商學院產業互聯網研究中心執行董事陳威如自F-1文件生效起,也將擔任房多多的獨立董事,可謂陣容強大。

創立早期,房多多曾獲得鼎暉投資、嘉御基金等的投資。但在2015年的C輪融資后,房多多並沒有新的融資。相反近一年來,公司計劃上市的消息頻繁傳出。外界曾揣測其是否因一級市場融資困難而急於借二級市場解渴,而此次招股書中財務數據的公開,則給以有力回擊。

作為一個倡導以經紀商戶為中心、獨立開放、由SaaS賦能的房地產交易平台,房多多具體是如何實現盈利的?它的業績增長邏輯是怎樣的?

招股書顯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房多多平台上已有超過107萬註冊經紀人。其中,26萬為活躍經紀人,3萬為閉環經紀人。經紀人的在線交易,為平台帶來可觀的GMV增長。

房多多正是通過向經紀商戶提供全面的SaaS解決方案和服務,幫經紀商戶在線開設網店以及在線完成交易。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全國房產經紀人數量接近200萬人,房多多的滲透率超過45%。

另一種是在提供核心服務的同時,依賴於向合作夥伴提供相關細分應用從而構建在線軟件服務的生態系統,居住服務領域的互聯網科技先鋒房多多構建產業SaaS服務產業生態體系即是其中代表。這種模式是通過免費甚至補貼模式,快速攻城略地。

基於SaaS解決方案的賦能,隨着交易數量的增長,經紀人會持續使用房多多提供的產品和服務,將更多的生意搬上網,也會更加依賴於房多多提供的工具和房源資源以完成交易。由此,房多多不僅能夠通過各類產品促進交易,還能將平台和經紀人的聯繫有效轉為收益,同時通過創新來提升用戶體驗並拓寬收入機會,不斷提供增值產品和服務,並吸引更多新的平台參与方。

最後,房多多基於平台大數據的積累和對居住服務領域痛點和需求的理解,仍將持續投資于科技和產品開發,推出更多創新的增值產品和服務,打開其未來發展的想象空間。同時,房多多也將吸引更多的房源資源,增強為他們提供一站式服務的能力,賦能經紀商戶在平台完成更多生意,從而拓寬平台的收入來源,形成業績的持續增長。

據了解,目前中國 SaaS 企業服務商主要有兩種模式:一是以自身產品為核心進行運營,向企業用戶提供信息化建設實際問題的解決方案,如以 Teambition、Tower 和 Worktile 為代表的中小企業項目協同平台,這一類廠商面向的服務方向眾多,是突破關鍵環節的單點來提升經營效率的模式。

招股書顯示,房多多2017年的收入為18億元,2018年,房多多的收入為23億元,2019年上半年,房多多的收入由2018年同期的10億元增長至16億元,同比增長55.4%。

據了解,房多多由段毅、曾熙、李建成在2011年共同創辦,是目前中國SaaS賦能房地產交易的頭部平台。此次順利上市后,房多多將成為中國產業互聯網SaaS第一股。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在房產經紀行業諸多公司依賴融資、燒錢發展,最終陷入盈利困境的背景下,房多多已在2017年實現小幅盈利。2018年,房多多的凈利潤為1.04億元。並且2019年上半年,房多多的凈利潤達1億元,較2018年上半年的3763萬元人民幣,增幅為166.6%。

招股書顯示,房多多平台總營收從2017年的18億元增長至2018年的23億元,增幅為26.9%。並且截至2019年上半年,總營收同比2018年上半年,由10億元增長至16億元,增幅達55.4%。

房多多卻逐漸成長為產業互聯網SaaS領域的主流玩家。公司通過使用移動互聯網技術、雲技術和大數據,為中國的房地產經紀商戶量身打造SaaS解決方案,實現房地產交易的關鍵資源,包括房、客、資金和交易數據的在線聚合,賦能房產經紀行業的升級。

為何房多多能夠實現盈利、赴美IPO,愛屋吉屋等互聯網+房地產公司卻走向不同結局?原因或在於背後思維模式的不同。房產交易服務行業的互聯網化,最初由消費互聯網的邏輯展開,但這種思維在行業實踐的過程中,卻體現出局限性。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房多多的人效正在不斷提高。招股書顯示,2017年房多多的人均GMV是3460萬元,2018年的人均GMV是8450萬元。2019年上半年,公司人均GMV相比2018年上半年的3460萬元,增長達到5830萬元。2017年,房多多人均創造的收入為80萬元,2018年,人均創造收入為170萬元,2019年上半年房多多人均創造的收入相比2018年上半年的78.4萬元增長達到100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房多多上市所選擇的美國資本市場,SaaS企業的融資估值正持續火熱。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有17家SaaS企業在美國上市,共募資52億美元,相當於2014-2017年SaaS企業在二級市場募資總額。2019年,又有Zoom、Slack、CrowdStrike三家軟件公司上市,估值均高於百億美元。

首先,房產交易是低頻交易,高額的C端流量投入,並不能為平台帶來複購,這就導致了大量平台的持續虧損。其次,房產交易是大額交易,房源與消費者間並不能簡單地「去中介化」。「中介」在中間起到了複雜信息連接、深度信任背書、價值加成的綜合作用,不僅無法去除,反而是產業鏈效率提升的關鍵所在。

在獲取大量經紀人之後,房多多通過房源在線、客戶在線、交易服務在線、經紀管理在線和資金在線,幫助經紀人與其他房產交易的參与者連接,使得他們在線上開展業務。此外,房多多更為經紀商戶打造了人工智能驅動的SaaS解決方案,提高經紀商戶的整體工作效率,並在線獲得更多生意。待平台形成交易閉環后,隨着用戶粘性的提升,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交易在房多多的在線平台上完成。

在2014年開啟的房地產O2O浪潮中,房多多曾與愛屋吉屋、平安好房等互聯網房產經紀公司一道乘風而起。但近兩年隨着O2O泡沫的消退、「流量思維」在房產經紀領域的局限性,這些曾經的明星公司大部分偃旗息鼓。

據招股書顯示,2017年時,房多多的閉環GMV為739億元。2018年,房多多的這一數據則突破了1000億元,達到1137億元。並且截至2019年上半年,該數據同比2018年上半年,由456億元人民幣增長至913億元,增幅達100.2%。

10月9日凌晨,房多多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正式提交招股說明書,公司擬在納斯達克上市,股票代碼為DUO。房多多的計劃募資金額為1.5億美元,摩根、花旗、瑞銀、中金、AMTD為上市承銷商。

意識到上述問題的房多多,將房產經紀人而非買房者作為最主要的服務對象,並選擇了一條產業互聯網化的發展路徑,主要為房產經紀人提供全面的SaaS的解決方案,幫助他們在線上開展業務,提高他們的服務效率並拓寬服務範圍。

融資困難急於解渴?財務數據回擊

在中國市場,SaaS企業也獲得越來越多VC投資人的關注。有投資人曾談到,這背後原因在於,以前中國的人力成本低,SaaS軟件應用的價值尚未顯現。但從最近幾年開始,人力成本顯著上升,SaaS軟件呈現出降本增效上的優勢,企業客戶付費意願增加。另一方面,以前很多軟件基於PC端,容易形成盜版。但今天軟件大多基於雲端很難盜版,利於行業的健康發展。

今日关键词:伊朗油轮发生爆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