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发极速彩官网-新闻评论节目
点击关闭

创板企业-当前的造车新势力们似乎都不符合科创板的要求

黄山景区恢复开放

「新能源汽車製造行業需要重資產、大投入,且短期難以實現高盈利,這與科創板的要求相差較大。」汽車行業分析師鍾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相比較而言,新能源汽車零部件及相關企業相對屬輕資產,只要資金循環起來,盈利相對容易體現。所以,科創板即便實行的是註冊制,造車新勢力依然無法入局。畢竟,無論是在盈利能力上還是在科技創新能力上,當前的造車新勢力們似乎都不符合科創板的要求。這同時也是為了保護科創板的投資者,以免他們的投資在長時間內無法得到回報,甚至造成嚴重損失。

這位券商分析,造車新勢力沒有達到科創板的上市條件,汽車領域里有許多企業在「濫竽充數」,就是想藉助科創板的上市來進行圈錢。科創板創立的初衷,是為優質企業提供更加便利的融資渠道,個別擅長「講故事」、「畫大餅」的造車新勢力,恐怕是打錯了算盤。

誠然,作為推動科技金融改革創新的企業融資板塊,科創板旨在重點扶持科技創新型企業,允許符合科創板定位但還未實現盈利的企業掛牌上市。對於大部分初創企業在盈利能力上的欠缺,科創板已經給予了最大程度的包容。比如「預計市值不低於人民幣10億元,最近兩年凈利潤為正且累計凈利潤不低於人民幣5000萬元」和「預計市值不低於10億元,最近一年凈利潤為正且營業收入不低於人民幣1億元」這兩條上市標準,就是非常友好的。

其實,造車新勢力們自己心知肚明,它們根本就沒有進入主流隊伍。據新京報記者統計,包括25家首批上市企業在內,目前正在走上市流程的企業數量達到149家,其中並沒有一家是造車新勢力企業。但在此之前,包括奇點汽車、小鵬汽車、合眾汽車、博郡汽車、天際汽車、綠馳汽車、零跑汽車、前途汽車在內的造車新勢力都明確表示有意登陸科創板。其中,奇點汽車、合眾汽車、綠馳汽車、博郡汽車等還稱已經在進行內部籌備。

科創板首發未見造車新勢力身影

事實上,去年底,科創板剛剛宣布設立,造車新勢力就被看作最有希望登板的群體。因為科創板明確界定,要重點支持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材料、新能源、節能環保、生物製藥等符合國家戰略、擁有核心技術的科技創新企業。

在一級市場融資極為困難的情況下,造車新勢力對融資的需求不僅沒有減少,甚至更加急迫。據了解,威馬汽車目前正在全球尋求D輪融資,目標金額為10億美元,其累計融資額已經超過230億元;綠馳汽車則計劃今年進行C輪融資60億元,同時引入3-5家戰略投資者。與此同時,多家造車新勢力的資金已經極度匱乏,包括前途汽車、法拉第未來、天際汽車、綠馳汽車等在內的多家造車新勢力出現了欠薪或者欠貸情況,有些汽車公司甚至進行了主動減員以壓縮開支。

目前,隨着資本市場對於造車新勢力的熱度降退,以及新能源汽車市場的補貼退坡、競爭加劇,融資成為造車新勢力的最大難題之一。短期內造車新勢力難以盈利,一級市場的資金難以延續。在沒有形成持續「造血」的能力之前,上市是造車新勢力們的普遍選擇。「造車新勢力都是玩資本遊戲,誰先上市,誰活的機會就大些。」聯儲證券分析師馬剛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比如,已經完成車輛交付的雲度汽車,2017年向銀行提出擔保融資未果、2018年開啟融資通道至今也沒傳出喜訊,只能把科創板作為提供後續資金支持的新希望;奇點汽車和博郡汽車都表示計劃今年年底前完成上市。

而造車新勢力重資產、周期長、研發佔比高,對於科創板設置的所謂「門檻」也都是可以實現跨越的。他們跨不過去的,是「盈利」這道鴻溝。作為造車新勢力的頭部企業,2018年,蔚來全年經營性虧損達到95.956億元,同2017年相比增長了93.7%;凈虧損為96.39億元,同比增長92.0%。到了2019年一季度,蔚來凈虧損達到6.236億元,同比再次增加71.4%。近三年來,蔚來已累計虧損將近200億元。頭部企業尚且如此,追隨者更是困境重重。即便放眼全球,看純電動汽車佔有率排名第一的特斯拉,也是在成立近16年間長期處於虧損狀態。

科創板被稱為「中國股市試驗田」。今年全國兩會的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將科創板寫入其中,各路資本方和企業躍躍欲試。

新京報記者查閱資料發現,這13家汽車相關科創企業的科技創新能力十足,其2018年平均研發費用佔總營收比例高達12.5%。其實,根據科創板的上市推薦指引,新能源汽車整車、新能源汽車關鍵零部件、動力電池及相關技術服務企業等正成為重點推薦的科技創新領域之一。按理,近幾年伴隨新能源造車浪潮,如雨後春筍般崛起的一眾造車新勢力中的幾家頭部企業應該被視為首批科創板上市的有力候選者。

事實上,多數造車新勢力主打的技術賣點,例如互聯網、自動駕駛、電池電控等技術,其實還是掌握在傳統車企或者寧德時代、華為等供應商手裡,造車新勢力並沒有真正的硬技術實力。雖然在互聯網營銷和服務層面,它們是有優勢的,但這些很難成為登陸科創板的資本。中國市場上所謂的造車新勢力在核心技術方面,以及技術創新能力上,與其供應商相比,仍有非常大的差距,幾乎沒有哪個造車新勢力真正能做到「科技創新」。

業內認為,造車新勢力集體「失落」第一批上市企業名單,歸根結底,還是技不如人,誰家都不敢輕易去「吃」這個「螃蟹」。

上市科創板還有機會造車新勢力的融資征程仍在路上,科創板就擺在那裡,它們沒有理由置若罔聞。就像馬剛說的,「打破頭也得擠進去,就看它們的造化了。」造車新勢力們都沒敢冒冒失失地搶登第一步,但是它們都在觀望,都在極度渴求科創板上早日出現自己的名字。因此,第二批、第三批或者說集中在明年下半年以後,或許就可以看到造車新勢力登場了。因為它們等不起了。

然而,在科創板開市首日全線大漲之時,大家並沒有看到前途汽車的身影。甚至,小鵬汽車、博郡汽車、奇點汽車、天際汽車、零跑汽車等被業內看作是熱門的候選者也都「板上無名」。

缺乏創新光「講故事」行不通在科創板首批25家公司里,有13家為汽車產業鏈的關聯公司,超過總數的一半。

「科創板採取註冊制,看似降低了進入的門檻。但第一批科創板上市公司肯定會擇優而定,所以競爭非常激烈。」一位證券行業相關人士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科創板強調科技水平,並非創造概念。這種科技水平避虛務實,用概念、理論是無法掩飾企業能力不足問題的,所以,造車新勢力在和產業鏈企業的競爭之中,被輕鬆超越。

早在今年2月,前途汽車母公司長城華冠就曾發佈消息稱,擬在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終止掛牌。當時,長城華冠董事長陸群表示:「根據企業發展的階段,謀求與資本市場平台的相匹配度。」業內認為,陸群所言的「平台」正是科創板。

面對最終公布結果,不禁讓人大跌眼鏡。難道是奇點汽車「和眾多券商洽談」得不積極?還是博郡汽車「和券商、投行溝通」得不順暢?再或者是合眾汽車一直沒有研究出「擇機進入」的機會?其實,還是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說得明白:「不會衝到第一批」。不過,何小鵬給出的理由不乏極力粉飾企業的成分,他說,小鵬汽車體量比較大,需要慎重行事,首先要做的是詳細了解政策。無論是往前沖的,還是往後退的,科創板對所有造車新勢力都充滿誘惑。

於是,從今年5月開始,坊間陸續傳出多家造車新勢力遞交了科創板的上市申請。甚至,今年年初,網絡流出一份科創板首批掛牌企業名單,威馬汽車、蔚來汽車、奇點汽車、小鵬汽車等造車新勢力的幾家頭部企業悉數在列。就在科創板正式開市之前,依然有各種版本的「第一批上市企業名單」流傳,其中也少不了威馬汽車、知豆汽車、蔚來汽車、奇點汽車、小鵬汽車等造車新勢力的名字。

7月22日,科創板首批25家公司正式上市交易,其中13家為汽車產業鏈的關聯公司,但並無一家造車新勢力身影;此前,曾有多家造車新勢力有意登陸科創板。

其實,除技術硬指標、財務狀況堪憂之外,新能源汽車的產能潛在過剩,也將成為阻止造車新勢力IPO的「攔路虎」。中國純電動車規劃產能可能超過1000萬輛,而造車新勢力的窗口期正在被比亞迪、吉利、傳祺、上汽、長安和大眾、豐田、通用等傳統車企的新能源切換逐漸關閉。科創板不是那麼好上的,即使成功登陸科創板,也不能高枕無憂。「不管是經營狀況,還是信息披露出現問題,都極有可能隨時被『踢出』。」馬剛向新京報記者分析說,如果未來真的登陸科創板,造車新勢力們將面對的是大量的大眾投資者的重點關注,這與搞定一小部分投資人有着很大的不同。企業將更加透明化,接受投資者的監督。此外,科創板漲跌幅限制設定為20%,這對投資者來說,交易風險就比較大,任何關於企業的負面消息都會被放大。因此,對於上到科創板的企業尤其是新能源車企來說,安全生產至關重要。如果再發生像蔚來汽車那樣車輛自燃或被召回的事件,恐怕也會面臨退市風險。

持續融資事關生死業內普遍認為,促使造車新勢力「搶灘」科創板的主要原因是當下融資難。確實,如今我國創投市場進入冰凍期,造車新勢力每一家都需要相當規模的融資。

總之,面臨著新能源補貼政策退坡、傳統車企以及特斯拉的多重夾擊,2019年造車新勢力的洗牌速度日益加快。登陸科創板,意味着新造車勢力能為自己爭取到更多生存時間和發展空間,從而在這場資本角逐的遊戲中能玩得更久一些。

重資產投入盈利遙遙無期首批上市科創板的13家汽車相關行業企業無一例外地都在近三年來處於盈利狀態,而且具有較強的盈利能力。即便計算從2018年11月5日設立科創板至今,申報科創板的總計149家企業中,絕大多數也是盈利的。

種種跡象表明,新能源汽車投資浪潮正在退去。西雅圖數據研究公司PitchBook發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15日,中國電動車領域所獲得的風投金額共計7.83億美元,同比去年下滑86.95%。另有消息顯示,開年以來,除威馬汽車獲得30億元的C輪融資外,整個造車新勢力沒能再拿到一分錢投資。在已經完成的1300多億元的融資中,蔚來、威馬、小鵬三家企業的融資額佔國內主流造車新勢力融資總額超過四成。鍾師分析稱,受到新能源補貼退坡、銷量增速明顯放緩等因素影響,導致大量投資者看不到投資造車新勢力的確定前景,因此不敢繼續投資。

今日关键词:艺术家杜雨露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