贷牛还牛”扶贫产业正在改变都安县许多贫困乡村的面貌-生化危机7游戏-qq体育新闻
点击关闭

贫困户产业-贷牛还牛”扶贫产业正在改变都安县许多贫困乡村的面貌

切尔西5-2胜狼队

「養牛之後,我們這裏都沒有荒地了。」韋瑞仕說。作為養殖大戶,他家牛圈裡有41頭牛,包括替沒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代養的牛。每賣掉1頭牛,他把利潤的30%分給貧困戶。

新華社記者王軍偉、胡佳麗、黃慶剛

從「糧改飼」到屠宰、冷鏈:養牛形成全產業鏈

所謂「貸牛還牛」,即農業龍頭企業把牛犢免費「貸」給貧困戶,待牛可以出欄時再保底收購,扣除牛犢費用。這期間政府提供保險、金融和技術支持,從而形成「政府扶持、企業牽頭、貸牛還牛、還牛再貸、滾動發展」的模式。

現在上節村的許多村民不再外出務工,而是在家裡養起了瑤山牛,在幫扶企業的支持下,村裡還建起了「貸牛還牛」產業孵化基地。「如今久違的熱鬧好像回來了,今年村裡舉行了籃球賽,還有9名村民組成了舞蹈隊,節假日到周邊村屯演出。」韋慶伍說。

有了產業,鄉村面貌煥然一新無產業、耕地少,年輕人紛紛外出務工,村裡空蕩蕩、靜悄悄。這是都安縣地蘇鎮上節村委婦女主任韋慶伍對村子幾年前的印象。如今這種情況正漸漸改變。

河池市副市長、都安瑤族自治縣委書記陳繼勇介紹,新一輪脫貧攻堅戰打響以後,為徹底扭轉貧困戶普遍缺乏脫貧產業的現狀,經過深入調查研究,縣裡決定大力發展養牛產業,先後引進企業建成3個萬頭種牛基地,扶持新建牛舍1.3萬多個,形成了「縣有基地、鄉有牛場、村有牛舍、戶有牛羊」的養殖格局,預計到今年底,全縣肉牛將發展到20萬頭,實現「戶均一頭瑤山牛」的目標,貧困戶年均增收3000元以上。

像上節村一樣,「貸牛還牛」扶貧產業正在改變都安縣許多貧困鄉村的面貌。記者了解到,隨着扶貧產業的做大做強,都安縣廣大鄉村正湧現出一大批經濟能人和養殖大戶,包括返鄉創業的農民工和大學生,這些人正在給傳統鄉村帶來新的理念和元素。

每天一早,地蘇鎮贊字村養牛戶韋瑞仕都要到山坡上收割新鮮牧草,用機器打碎后,作為牛的飼料。韋瑞仕家的幾畝山坡地過去種玉米,自從養牛後,全部改種牧草。

「到2020年,這片土地上的瑤山兒女將徹底告別貧困,養牛產業的做大做強,將為全縣實現從脫貧摘帽到鄉村振興的轉變打下堅實的基礎。」陳繼勇說。

初秋的瑤山鬱鬱蔥蔥,「哞哞」聲此起彼伏,打破了山野的寧靜。位於大山深處的桂合泉「瑤山牛」繁育示範基地,是都安縣「貸牛還牛」扶貧產業的重要牛犢輸出點。「目前基地存欄有3700多頭牛,能夠繁殖的母牛有1700頭。」廣西桂合泉生態農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唐奇飛介紹,自去年縣裡下達1萬頭牛的指標后,基地已「貸」給貧困戶8000多頭牛,越來越多的農民積極「貸」牛,牛犢供應愈發緊張。

「戶均一頭瑤山牛」:貧困戶有了脫貧產業

「村裡原有貧困戶174戶,依靠種養業發展,170戶實現脫貧,貧困發生率降到0.3%。」上節村第一書記張程說,下一步將大力發展村集體經濟,將收益投入村裡的公益事業,比如道路維修、舉辦晚會等,讓這個小山村傳出更多的歡笑聲。

「養牛產業周期性強,市場波動容易挫傷貧困戶積極性,大型冷鏈倉儲的建設可以平抑這種市場的起伏,此外也可以應對突發性的疫情,降低貧困戶養殖業風險。」林傑說。

54歲的韋克是地蘇鎮拉棠村六建屯的村民,在他家的牛舍里,養着30隻體型高大的黃牛。2017年他「貸」了10頭牛犢,賺到錢后,在去年擴展到20多頭,「我還幫助6戶貧困戶代養了6頭牛,他們從公司『貸』了牛犢,但是缺少勞動力,就放在我這裏養,我們按比例進行利潤分成,因為我懂技術,他們比較放心。」

新華社南寧9月14日電 題:這個極貧縣如何做好「牛文章」?——廣西都安「貸牛還牛」扶貧產業調查

一方面,「貸牛還牛」扶貧產業正在改變當地農民世世代代的種植結構;另一方面,都安縣大力扶持下游產業鏈,增加養牛產業附加值。

都安縣常務副縣長唐加勇介紹,都安號稱「石山王國」,人均耕地很少,長期以來,當地農民是石頭縫裡種玉米,每畝產值只有三五百元,「糧改飼」后,每年牧草可以收割3到4次,畝產值達到2000元以上,目前全縣「糧改飼」面積超過10萬畝。

為了做大做強「瑤山牛」品牌,廣西都安嘉豪實業有限公司投資3億元建設了都安西南冷鏈倉儲物流中心,將屠宰、加工、冷鏈三環節無縫銜接。公司負責人林傑介紹,建立冷鏈倉儲項目,旨在暢通農產品(000061,股吧)銷售渠道,通過全程冷鏈將大石山區的牛肉銷售到全國各地,實現「牛在都安養,肉在全國賣」,從而延長產業鏈,帶動貧困群眾增產增收。

位於滇黔桂石漠化片區的都安瑤族自治縣是廣西4個極貧縣之一。面對山多地少、嚴重缺水的惡劣自然條件,當地黨委政府久久為功,發展養牛產業,並探索出「貸牛還牛」扶貧產業新模式。經過幾年努力,全縣瑤山牛發展到16萬頭,帶動40個貧困村實現摘帽,1.9萬戶貧困戶脫貧。

今日关键词:周琦不敢出门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