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江森一直在科研单位从事着重要的医学病毒研究工作-宜良新闻
点击关闭

甲肝疫苗-毛江森一直在科研单位从事着重要的医学病毒研究工作

陆士新院士病逝

回到杭州后,毛江森沒有立即開展科研工作,而是花了近一年時間,一趟趟地去寧波、紹興、揚州等地,走村串戶搞調查,看看什麼病最嚴重。經過近一年的病毒病調查,他驚訝地發現,當時甲肝流行十分嚴重,居傳染病的首位。

因為身體長期缺乏營養,毛江森的個頭很小,念高中的時候還只有一米五幾,用他自己的話說是「矮得不得了」。

樸素的房屋陳設中,一張張泛黃的老照片,記錄了這位「甲肝剋星」40多年來在病毒研究領域創造的一個又一個輝煌。

「我當時在班級里的成績很好,老師都挺喜歡我的,但是我當時個子在班裡算矮的,老師就送了我一瓶魚肝油,我吃完以後,個子躥了6厘米,超過了一米六。在當時來說,能吃到魚肝油不容易,不是貴不貴的問題,是很難買得到。」

經過一年多的調查研究,分離甲肝病毒(HAV)終於獲得了成功,但毛江森並不滿足於此,儘早研製出甲肝減毒活疫苗,造福深受疾病困擾的人民,實現我國大面積預防甲肝,是毛江森最大的心愿。

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學部委員)。

在這所當時人人都嚮往的著名高中,毛江森勤學習、苦鑽研,順利考上國立上海醫學院。而從醫學院畢業后的40多年裡,毛江森一直在科研單位從事着重要的醫學病毒研究工作。他研製出的甲肝減毒活疫苗,填補了國際空白,大大減少了世界範圍內甲肝的傳播,是我國載入史冊的一項重大科技發明成果,為人類醫療事業的發展作出了貢獻。

當這神奇的疫苗注射到人體內后,就不必再害怕被染上甲肝病毒了,兇狠無情的甲肝病毒「惡魔」終於被人類降服了。

經過兩年多的努力與探索,他們發現乙型腦炎病毒——雞胚細胞系統是良好的干擾素產生系統,並較全面地研究了高滴度干擾素產生的影響因素,開創了我國干擾素研究的新領域。毛江森還在《中國科學》等雜誌上發表了6篇論文,分析了干擾素的產生機理、測定方法和抗病毒作用等因素,這是中國最早的干擾素研究文獻。

毛江森在高中最喜歡物理和數學,本想大學報考數理專業,但父母的一封信使他改變了志願。

經過一次次研究,毛江森和助手們發現了紅面猴和恆河猴對HAV有感染與免疫反應,由此建立動物模型,證明甲肝有隱性感染,並且還發現了HAV在組織培養細胞內質網中的增殖現象。

4年研究甲肝病毒、4年培育毒種、4年研究工藝,毛江森用12年時間成功研製出甲肝減毒活疫苗。

毛江森院士毛江森,1933年1月出生於浙江江山,病毒學家。1951年從浙江省立杭州高級中學考入國立上海醫學院醫學系,1956年畢業。曾任浙江省醫學科學院副院長、院長。

「為消滅甲肝而奮鬥。」這是毛江森1978年決意攻克甲肝而立下的誓言,現已變成了他一生的執着。

在杭高期間,在快要面臨高中畢業選擇的一天晚上,已經是深夜10點多,教物理的老師敲開了毛江森姨媽家的門(毛江森住在姨媽家),連夜幫毛江森規劃人生,分析前景,鼓勵他好好考大學。「這個老師並不是我的班主任,只是教我物理的,本來完全可以不管這事。可能看到我要放棄考大學,有點着急了。」回憶起往昔,毛江森萬分感慨,「我人生的重要轉折點,是從杭高,從杭州開始的。」無論是彼時懵懂的少年學生,還是如今作為著名的病毒學家,毛江森都打心眼裡感激杭高。

毛江森從小體弱多病,他清楚地記得,別人得麻疹十天半月就可痊癒,但他病了40天才好。母親為了他的病,經常在床邊「啪嗒啪嗒」地掉眼淚。

毛江森說,當時老師的這個舉動,不但解決了他的身高困擾,也讓他深切感受到杭高的溫暖。

「杭高是我的母校,杭高老師於我而言,就像是慈祥可親的母親。」毛江森至今還記得剛到杭高時,老師給予他的幫助。

當時的省醫科院沒有電鏡設備,為了觀察甲肝病毒是否被分離出來,除夕夜,毛江森和助手趕到河北醫學院借用電鏡室做實驗觀察病毒,當那些漂亮的甲肝病毒圖像在電鏡下被分離出來時,毛江森欣喜若狂,終於找到了甲肝致病元兇!

自此,毛江森與病毒的「緣分」便再也解不開了。

看到甲肝肆虐,人民受苦,毛江森幾度落淚,暗下決心,「一定要消滅甲肝病毒。」自此,他開始將甲肝病毒研究作為自己新的科研方向,和助手奔走在杭州、紹興等地,收集黃疸肝炎患者的糞便並帶回實驗室進行病毒提取、組織培養,一趟趟下來,實驗室的兩隻冰箱里塞滿了糞便。

雖然體弱多病,身形瘦小,但他的學習成績卻是班裡拔尖兒的,儘管體育不達標,校長還是讓他破例升級。

執着科研為消滅甲肝而奮鬥研製成功治療甲肝的靈丹妙藥1978年,45歲的毛江森回到美麗的西子湖畔,在浙江省醫學科學院開展病毒學相關研究工作。當時,他已在病毒學研究領域耕耘了20多年,對腸道病毒、麻疹病毒、脊髓灰質炎等病毒的研究都有建樹。

從小山村考入省立杭州高級中學人生的轉折點從杭州開始

於是,畢業后的他被分配到中國醫學科學院病毒系,從事病毒學研究,致力於脊髓灰質炎減毒活疫苗免疫學及病毒學研究,並與他人合作提出和建立了人胚腎傳代細胞系,傳代應用至今。

這期間,聰明好學的毛江森憑藉工作中嚴謹的科學態度和對科研的一片熱忱,受到所在病毒系主任——我國醫學病毒學奠基人、中科院學部委員黃禎祥教授的青睞,被提為助手,共同開展干擾素的研究工作。

信中說:「你從小體弱多病,把你帶大實屬不易,你還是學醫吧。」想起兒時的那些經歷,以及當時農村無醫無葯,生存不易的現狀,毛江森做出了人生的第一個決定,學醫,做一名人民的健康衛士。

「我記得當時杭州郊區有個村子近一半村民都患了黃疸肝炎,一家五口全部倒下的都有。」

1949年,中國結束了苦難的歷史,翻開了嶄新的一頁。這一年,16歲的毛江森也跨入了人生的新階段。他隻身一人坐火車,離開小山村來到杭州,成為浙江省立杭州高級中學的一名新生。

1949年,毛江森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全國知名的浙江省立杭州高級中學,開始探索小山村之外的廣闊天地。

「新中國成立70周年」特別報道·杭州院士的強國夢(8)

臨床使用表明,毛江森主持研製的甲肝減毒活疫苗安全有效,獲得衛生部批准開始大規模生產和推廣。疫苗的問世,使我國甲肝發病率以年均20%的速度下降,甲肝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毛江森也由此成為名副其實的「甲肝剋星」。

1951年,高中還未畢業的毛江森考上國立上海醫學院(後來的上海醫科大學)臨床醫學專業。6年的學醫生涯,毛江森明白了「醫學走的是一條奉獻之路」,也在心裏深埋下了「行醫救人」的種子。

希望中國和世界能儘早消滅甲肝在科技成果產業化之路上,毛江森也敢為人先。1991年,在國家有關領導和省領導的支持下,他帶領一群科技人員創辦科技經濟實體——普康公司。普康公司成立第二年,公司就開始批量生產疫苗,該疫苗還是國內首個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經過國際標準論證並正式出口國際市場的疫苗。由於該疫苗的使用,使我國甲肝發病率以年均20%的速度下降。

「有一次裝糞便的塑料包裝袋包紮得不夠嚴實,乘車時臭味散發出來,一車的乘客都對我頗為不滿。但這些糞便是研究病毒的基礎,再難也要堅持。」毛江森說。

雖然已是86歲高齡,他最大的心愿,依然是「希望中國和世界能儘早消滅甲肝」。

機緣巧合開啟病毒研究新征程雖然毛江森學醫的初衷是成為一名醫生,想通過行醫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但當時新成立的中國醫學科學院更需要一批新生力量。

主要從事脊髓灰質炎病毒、疫苗和細胞培養技術的研究,1978年以來對甲型肝炎病毒進行長達15年的研究,分離出甲型肝炎病毒(HAV),發現HAV在組織培養細胞內質網中增殖,培養出甲肝減毒活疫苗毒種(H2減毒株),製成安全有效的活疫苗,為控制甲肝流行取得重大突破。

1933年1月,毛江森出生在浙江江山一個「毛」姓聚居的小山村,父母都是貧困的農民。

「我人生的兩次重要轉折點,都和杭州有關。杭州有我最難以忘懷的母校杭高,我的科研夢想很大一部分也是在杭州實現和完成的。」已86歲高齡的毛江森院士,說起和杭州的緣分,依然心懷感動。記者金晶

5月的一天,記者走進位於杭州黃姑山路的毛江森院士家。身穿一件清爽的藍色襯衫,滿頭銀髮,精神矍鑠的毛院士,熱情張羅着讓我們坐下。

去年7月,毛江森從省醫科院正式退休。退休后的日子,毛江森每天看看報紙,偶爾去浙江普康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參加董事會會議。

今日关键词:杨幂拍戏被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