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追逃办把浙江省追逃办等专案组人员召集到北京集中办公-东莞长安新闻
点击关闭

工作回国-中央追逃办把浙江省追逃办等专案组人员召集到北京集中办公

古巴首任国家主席

文章表示,追逃追贓,既是一場心理戰、外交戰,更是一場持久戰、法律戰。5年來尤其是十九大以來,追逃追贓工作堅持高質量發展,不斷提高法治化、規範化水平,打法律戰能力顯著提高。

例如,「百名紅通人員」付耀波、張清瞾合謀貪污公款2996萬元后,經過周密策劃,13天里輾轉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等6個國家,最終偷渡到一個和我國尚未建交的國家。被外方緝捕並遣返回國后,付耀波還曾坦言,自己的計劃甚至包括哪個國家、哪條路線、最後定居在什麼地方、在哪兒更換護照等等,「我認為是很周全很周全了,可以做到天衣無縫,但沒想到還是無濟於事。」

文章還表示,決不讓腐敗分子繼續享受贓款「紅利」。5年來,中央追逃辦始終堅持追逃與追贓同步進行。2014年至今年5月,全國在追回5974名外逃人員的同時,還通過雙邊刑事司法協助條約、刑訴法違法所得沒收程序、境外民事訴訟、運用刑事政策促使嫌疑人或近親屬主動退贓等方式對每一起外逃人員案件開展追贓工作,共追回贓款142.48億元。其中,2018年年底對「百名紅通人員」黃艷蘭違法所得沒收案件,最為引人關注,也極具震懾效果。

最終我方提供的證據和程序材料,獲得保方認可,僅用44天就走完了通常需數年的引渡法律程序……

澎湃新聞記者注意到,7月2日出版的《中國紀檢監察》雜誌刊文《誓追窮寇記》,介紹了成立5年來,中央追逃辦啃下的一塊塊「硬骨頭」。

據了解,2018年10月17日,姚錦旗被保警方依據紅色通緝令逮捕。獲知信息后,為加快引渡程序,國家監委、浙江省監委迅速協調外交部、公安部等開展各方面工作,組織專人研究兩國引渡相關法律,還三次派工作組赴保與有關部門會談,請求保方取消姚錦旗在保長期居留證和入籍申請,說服姚錦旗取得其投案自首意願書並克服思想反覆等多種困難,成功開展簡易引渡合作。與此同時,中央追逃辦把浙江省追逃辦等專案組人員召集到北京集中辦公,在最短時間內做完了符合引渡要求的關鍵性證據收集以及引渡請求書起草和英文、保文翻譯等工作。最終我方提供的證據和程序材料,獲得保方認可,僅用44天就走完了通常需數年的引渡法律程序。

文章還透露,相對於境內緝捕,境外緝捕對專案組的考驗往往更多一些。

例如,廣東省中山市國土局原局長何權昌外逃后,在中央追逃辦的統一部署下,在廣東省追逃辦直接指揮下,中山市追逃辦成立專案組,紮實開展基礎工作,逐步查清了何權昌違法犯罪問題,其子女、親屬多次勸其回國,但何權昌態度強硬。經過認真分析,專案組認為何權昌「錢情」大於親情,只有動了他的「奶酪」,才能迫其就範。於是,專案組依據紮實的證據資料,提請有關方面依法凍結了何權昌在某房地產公司投入的巨額非法資金。果然,被打中「七寸」的何權昌第二天就主動與專案組聯繫,並要求見面,最終選擇回國投案。

文章認為,勸返,越是到最後關頭,外逃人員越容易反覆。對於身負罪行的外逃人員來講,要讓其主動回國投案,僅僅使其了解政策、明白道理遠不夠,還必須注重人文關懷,做好感化工作。

文章介紹稱,正所謂,水不熱,魚不跳。對於勸返,外逃人員往往十分抵觸。勸返不是求返,而是要打拉結合,迫使其認清形勢,認罪悔罪,主動投案。

再狡猾的狐狸也難以逃過獵人的眼睛。經過一年多的耐心調查,專案組在追蹤大量出入境數據,進行大量走訪調查后,通過緊盯着付耀波愛玩的一款三國類遊戲,精準追蹤到他們二人的藏身地,並通過國際執法合作渠道,最終將二人緝捕歸案。

文章透露,要實現成功緝捕,必須搞清楚外逃人員的準確藏匿地點。對專案組來講,那些案發後倉皇外逃的人員,留下的蛛絲馬跡較多,準確找到其藏匿地點,不算太困難;但那些經過精心謀划的外逃人員,要將其從茫茫人海中找出來,既需要耐心,也需要智慧。

近年來尤其是十九大以來,監察法的制定實施、刑事訴訟法違法所得沒收程序的修正完善等,為以法律手段強化追逃追贓提供了有力武器。抓住這一有利契機,在中央追逃辦統籌協調下,廣西壯族自治區追逃辦積極推進對黃艷蘭的追逃追贓工作。經過一年多艱苦細緻的調查取證和極為紮實的法律論證工作,案件終於取得突破。2018年11月15日,桂林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過審理裁定,沒收黃艷蘭位於上海市多處的23套涉案房產以及部分涉案房產出售、出租產生的收益;對黃艷蘭貪污犯罪產生的違法所得追繳不足部分,繼續追繳;依法向相關銀行支付上述涉案房產按揭貸款欠款本息及相關費用。

例如,勸返「百名紅通人員」朱海平時,專案組就是用一枚重磅「情感炸彈」,最終使其下了回國投案的決心。據了解,當時,朱海平雖多次口頭說要回國,但卻遲遲不願定下具體日期。為此,專案組人員收集了朱海平及其親友在國內的一些老照片,拍攝了朱海平老屋的照片,還有武漢特色熱乾麵、豆皮等照片,用《故鄉的雲》為背景音樂,製作了題為「老朱回來吧」的微信短片,發給了朱海平。大洋彼岸,朱海平看到這段視頻瞬間淚流滿面,心底僅存的一絲猶豫也蕩然無存。

例如,「百名紅通人員」裴健強,是中企國際合作有限責任公司進出口部原負責人,因涉嫌貪污罪於2009年11月潛逃出境。排查中,北京市追逃辦結合群眾舉報的線索,經深入細緻地核實,確定裴健強藏身在幾內亞首都科納克里市。在中央追逃辦的指導下,北京市決定通過國際執法合作渠道協調外方對裴健強實施緝捕。當時,幾內亞境內埃博拉病毒肆虐,被感染的風險很大,且據綜合研判顯示,裴健強涉黑還持有槍支。面對這種惡劣的形勢,專案組同志依然義無反顧地踏上征程。通過外方執法人員成功將裴健強緝捕歸案后,一位辦案人員才講:「當時,為了應對可能出現不測,出發前,我悄悄把工資卡的餘額、密碼等寫在一張小紙條上,塞到了愛人的枕頭底下。」

「不管腐敗分子逃到哪裡,都要緝拿歸案、繩之以法。」

例如,2018年11月30日,外逃13年的職務犯罪嫌疑人、浙江新昌縣原常務副縣長姚錦旗被從保加利亞引渡回國。這是國家監委成立后成功引渡第一案,也是我國首次從歐盟成員國成功引渡涉嫌職務犯罪的國家工作人員。這一突破,正得益於追逃追贓法治化、規範化水平的提升。

精準找到外逃人員的藏匿地,專案組有時還需如福爾摩斯一樣,善於破除「迷魂陣」。「百名紅通人員」王雁威潛逃后,就曾故布迷陣,玩了一招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他寫了一份要求辭職出國治病的信,讓朋友寄給國外的另一個朋友,然後再轉寄回國,造成已經出逃國外的假象。其實,其本人卻與妻子一起,駕車在國內四處躲藏。面對假象,專案組保持冷靜清醒,通過仔細梳理出入境記錄、認真分析其海外關係等細緻工作,確定其未出境,並最終在國內將其緝捕歸案。

今日关键词:陈乔恩谈女性四十